罢训失踪为了转会,球员怎么能如此无情

如今的转会市场正处于一个疯狂的时代——除了动辄上亿的价格,球员们似乎也“疯了”。内马尔与老东家巴萨因为几千万忠诚奖终于对簿公堂;奥巴梅杨继登贝莱之后也走上了与俱乐部对抗的道路;在中超,延边外援斯蒂夫也正在与俱乐部上演一出撕X大战。斯蒂夫经纪人金畅指责延边富德“绑架民意博取同情”随着足球经济的发展,足球运动员的薪水越来越高、名声越来越响,但是他们的脾气似乎也越来越大。甚至是被奉为俱乐部旗帜的核心球员,也会在要求没有被满足时选择与俱乐部对抗。转会大戏一出接一出,如今的球员越来越“无义”了么?冬季转会窗的最后时刻,曼城报价万英镑求购马赫雷斯。志在争夺欧联杯资格的狐狸城立即拒绝了这份报价,而球员的反应也相当的激烈:罢赛罢训。而从2月的前两场比赛来看,马赫雷斯也成功的“报复”了俱乐部:莱斯特城先是负于埃弗顿,又是被斯旺西逼平。失去了马赫雷斯,狐狸城再次陷入混乱有传闻称,莱斯特城与马赫雷斯曾经达成过君子协议:球员不主动推动转会的进行,但是当豪门球队开出合适的报价时,球队也要放行。从俱乐部的角度看,马赫雷斯的行为无疑是不职业的,但是阿尔及利亚人并不是“刺儿头”,在未能转会之后反应如此强烈,实属第一次。从球员的角度来看,曼城的报价已经足够有诚意,自己也很可能收获人生中的第二个英超冠军与第一个联赛杯冠军。因此在莱斯特城果断拒绝报价、自己与冠军“失之交臂”之后,马赫雷斯感到失望,一定程度也是情有可原。站在道德高地上指责很容易,但是这种抉择摆在自己面前时,恐怕很难有人免俗。球员角度来看,马赫雷斯也有自己的诉求纽约大学调查过美国主流项目运动员的平均运动寿命,美式足球(橄榄球)约3.1年,棒球约5.5年,篮球(NBA)约5.6-5.7年。同样,足球运动员的生涯也相当短暂,他们中的一些幸运儿可以跨界或者拿起教鞭,但更多人需要在十几年的时间内为自己与家人完成一生的储备。在刚刚过去的冬季转会窗中,利物浦终究没有留住库蒂尼奥。在这次转会中,西班牙更为便利的入籍条件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一名南美球员最多只需要4年就可以获得西班牙第二国籍,进而获取欧盟护照,对未来自己及家人的生活有着极大的便利。在英国正式脱欧之后,西甲在入籍欧盟上的优势会更明显而在社会氛围更加保守的英国、德国,不仅球员家人的生活会受到诸多限制,甚至在退役之后,球员自己也会成为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外人。作为球迷,看到心爱的球员“背叛”无疑是令人心痛的。但是除了球员这一属性之外,他们同样也是丈夫、儿子与父亲。我们会为追逐理想的美丽故事欢呼,而球员们同样也会有从小到大的“儿X梦”。从小罗到内马尔,无数巴西天王都在巴萨完成加冕,因此红蓝军团才会对巴西球员有强大的吸引力。博班、舍甫琴科等东欧巨星都曾经在米兰效力,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卡利尼奇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要前往圣西罗。小时候的莫德里奇身着米兰球衣在内马尔的转会大戏之前,年夏天的第一“流量明星”当属切尔西前锋迭戈-科斯塔。在赛季结束之后,西班牙人公开了自己被主帅孔蒂以短信的方式“驱逐”的消息,并且随后与蓝军开始了一整个夏天的隔空对抗。笔者无意在此争论谁更应该为这场闹剧负责,但是随后的一系列“较量”中,切尔西对科斯塔完全是“压倒性优势”:双方的合作已经不可能再继续,但是切尔西依旧可以要求失去了位置的他按时回到俱乐部、要求他与青年队一起训练、没收他在更衣室中的位置。在夏天的对抗上,切尔西完全“压制”了科斯塔蓝军已经不需要科斯塔,但是他们依旧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只要没有人满足他们对西班牙人万欧元(这几乎是当年引进他的2倍)的要价,就可以一直将科斯塔惩罚性的束之高阁。而科斯塔,劳资关系的另一方,唯一能做的只有在巴西老家抱怨主教练与俱乐部。足球运动员是世界上最高薪的群体之一,但是在这种特殊的雇佣关系中,他们也往往是弱势的一方。一旦签下合约,球员的人生就被合同所“锁定”,几乎不存在主动放弃的可能。在采访中,科斯塔不断愤懑而无奈的质问,既然他们已经不要我了,为什么还不放我走?我想去马德里竞技。科斯塔除了在老家痛骂俱乐部,别无他法在这个疯狂的赛季中,球员们为了转会似乎也变得疯狂:科斯塔、库蒂尼奥、贝尔纳代斯基、卡利尼奇、孔多比亚、O-登贝莱、奥巴梅杨……选择“罢训”、“失踪”等手段与俱乐部对抗的球员,完全可以组成一个“失踪者联盟”。年与年的很多场转会闹剧其实都是同一个模式:球员想要前往新的球队,但是新东家并不愿意满足旧东家的要价。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作为转会的载体,球员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影响到双方的价格商谈。转会活动中最重要的元素,却被排除到了谈判桌外。作为转会目标,登贝莱根本无法影响多特对自己的标价当我们意识到球员对自己未来的影响力其实微乎其微之后,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球员选择以极端的方式来提出自己的诉求——每一套规则都难免会遇到挑战者,但是如果一套制度像如今的转会制度一样,在短时间遭受众多的挑战的话,那很可能这个制度本身也出现了问题。经纪人群体的崛起,我们也可以从中感受到球员们为掌握自己命运所付出的不懈努力。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多纳鲁马、博格巴甚至个性鲜明的伊布会更加相信自己的经纪人拉伊奥拉,而不是给予自己名声与荣耀的俱乐部。考虑到球员在转会过程中的地位,这些年轻人的确需要一个老谋深算的“同盟军”,即便他们贪婪无度,声名狼藉。很多时候,经纪人们都代表球员与俱乐部“对抗”作为球迷,足球是我们的精神寄托,我们的热爱与信仰。但是对于球员来说,足球同样也是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一份需要为后半生幸福生活打基础的职业。这份工作时间短暂,同时还包括着高压力、高风险:你什么也没做错,只因为主帅更换了阵型就被束之高阁;前一秒还在享受欢呼,后一秒就重伤倒地……退役之后的埃布埃身无分文,足球世界并不全是鲜花与掌声职业态度与契约精神是不可或缺的,托蒂、马尔蒂尼与萨内蒂的故事永远值得被传颂。但是不要忘了,球员们同样要考虑如何让自己在这个竞争激烈的舞台上尽可能的停留,如何避免自己与家人在后半生不至于冻馁……童话故事是美好的,但是很多时候大团圆的结局,只能存在于童话中。由于家庭因素,帕耶回到法甲马赛你我皆凡人,活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现实残忍,确是事实。我们,都很难更高尚。文:WiYi


转载请注明:http://www.aierlanlan.com/rzgz/6542.html